发布日期 2020-06-25

“偷卖”股票遭疑华昌达失魂:净利暴跌6460%老板负债30亿跑路

原标题:“偷卖”股票遭疑 华昌达失魂:净利暴跌6460% 老板负债30亿跑路

文/每日资本论

如果要评选2020年最倒霉的股东,王欢玲肯定算一个。

近日,湖北十堰华昌达智能装备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 华昌达)公告称,公司持股 5%以上股东王欢玲计划拟以大宗交易或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在未来六个月内减持公司占公司总股本不超过2%的股票。此前6月11日,王欢玲在华昌达事先未公告前提下,偷偷减持了公司100万股股票,减持均价3.94元/股。

那么这个王欢玲何方神圣?

从华昌达财报不难发现,王欢玲是这家公司的第三大股东。今年5月11日,王欢玲通过司法拍卖的方式竞得被法院拍出的、此前由公司第一大股东、前实际控制人颜华持有4000万股公司股份,并于6月10日才完成交割。

请注意,这4000万股票原本就是颜华质押给王欢玲的股票,交易时间发生在2017年9月末。因颜华至今未能偿还借款,王欢玲一纸诉状递交到法院,并由法院将上述股票查封且执行拍卖。在无他人出价的情况下,最终又被王欢玲以底价拍得。

换言之,这个被坑的接盘侠,通过卖股票形式挽回损失。

公开资料显示,华昌达的主业主要是来自汽车,占比61.86%,仓储物流占比37.55%,军工占比0.59%。2019年,其净利同比暴跌6460%,2020一季度,净利同比大跌39%。有意思的是,其境外业务竟然占比高达62.44%,几乎是国内业务的一倍。更有意思的是,这家公司几次号称重大资产重组,但都以告吹结束。

华昌达到底发生了什么?

华昌达实控人叫颜华,2013年以前公司主营业务都是自动化装备系统,用流行词语表示,就是智能制造、工业4.0等等。2011年是颜华的高光时刻,华昌达登陆创业板,每股发行价16.56元/股,总市值接近4亿元。

但华昌达上市第二年就开始走下坡路,2012~2013年,公司净利润指标相较上一年度分别下降约50%、45%。到2013年,这家公司的净利润只有1719万元。

怎么办?一场资本游戏拉开帷幕。

2014年,华昌达以增发股份及现金支付方式,收购上海德梅柯100%的股权。这家公司的业务主要是设计生产汽车焊装生产线用工业机器人成套设备,2013年净资产7896万元,营收2.42亿元、净利润3656万元。华昌达以令人咋舌的近8倍溢价(6.3亿)将之并入怀中。

当年,资本运作好处就开始显现——颜华将母公司与上海德梅柯并表——让华昌达净利润增猛100%以上。随后,资本游戏进入第二阶段,拉升股票。

“每日资本论”简单查阅了华昌达股价走势,自2014年4月4日一字板涨停开始,到2015年3月的近一年时间,华昌达股票股价飙升至35.66元/股,总市值超过212亿元。

故事开始逐渐进入高潮。2015年,在对上海德梅柯的收购完成后,华昌达收购了海外企业Dearborn Mid-WestCompany, LLC 100%的股权。这家公司主要提供汽车生产线上使用的物料管理系统整体解决方案,2014年9月底净资产7488万元,评估值3.41亿元,溢价很高,达到4.6倍。

好了,第一波割韭菜的时机成熟了。2016年6月3日,华昌达实际控制人颜华夫妇公布了一份减持计划,其中颜华计划减持5450万股,罗慧计划减持481万股,合计5931万股,共计8.63亿元。这相当于两个刚上市的华昌达。

出来混终究要还的。2017年,深交所发函问询,要求华昌达补充说明境外业务的一些情况。 当年,华昌达的境外收入正式超过境内收入,占营收比重为51.99%。尽管华昌达也做了回复,但其内容并不能令外界满意。尤其对净利异常情况,没有做进一步补充说明。

故事到这里,华昌达的命运转折点也就越来越近。

2017年7月25日,颜华已因个人原因向公司董事会辞去董事长、董事、战略委员会召集人委员职务。华昌达董事长更换为陈泽则担任。随后的12月,先后有武汉国创资本投资有限公司等多位债权方找上门,声称颜华及华昌达借款逾期,初步统计总借款额高达30亿。

债务暴雷以后,华昌达坚决否认债务问题,称颜华私刻上市公司公章、假冒法人签字,属于违法违规行为,已经报警处理;而当事人颜华则称病滞留国外,债务问题至今得不到有效解决。

当年12月,华昌发布公告称公司实控人颜华、罗慧已解除婚姻关系。双方对所持公司股份作出分割:按当日结算股价计算,颜华为离婚付出了27.7亿元的天价分手费。紧接着,公司又公告,因这对夫妻两人因个人债务纠纷,全部股份被司法冻结及司法轮候冻结。分割股份大多处于质押状态,在质押关系解除前,不能办理过户登记。颜华对于登记在其名下股份仍可以享有全部权益,公司实际控制人由颜华、罗慧变更为颜华。

可以想象,敏感的资本市场会如何对待这家公司的股票——2017年10月24日,华昌达跌停,然后一路下跌。截至2020年6月24日,华昌达股价为3.59元/股,总市值不及高点的十分之一。

小插曲是,身在国外的实控人颜华似乎并不死心。在2017年10月24日停牌前后几个月,华昌达还就收购上海喜平智能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进行了一番挣扎。还是老套路,收购一家轻资产公司,然后获得合并报表利润,拉抬股票,割韭菜。但这桩收购最终无果而终。

如今,有关华昌达天马行空想法的空间越来越小。需要提醒的是,眼花缭乱的资本术毕竟没有踏踏实实地做事实在。可能慢一点,但对企业或许是更有益处。除非,这就是一个资本局。

聚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