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 2020-07-11

赛麟汽车王晓麟:与国资股东南通嘉禾矛盾由来已久

原标题:赛麟汽车王晓麟:与国资股东南通嘉禾矛盾由来已久

新京报贝壳财经讯(记者 王琳琳)因为前员工举报公司董事长王晓麟虚假技术出资,骗取国资66亿,江苏赛麟汽车陷入了漩涡,背后的很多谜团尚待解开。

近日,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独家采访了赛麟汽车董事长王晓麟和技术出资人史蒂夫·赛麟,了解另一方当事人对如皋经开区通报其涉嫌挪用巨额资金、不回国是否成下一个“贾跃亭”、66亿元虚假技术融资、庞青年是否牵线如皋市政策以及汽车生产资质、定位跑车为何生产“老头乐”等诸多问题的说法。

王晓麟认为,赛麟的技术投入到合资公司(指江苏赛麟)后,是根据估值获得了合资公司66.52%的股权,而没有拿走一分钱,所谓骗走了66亿是刻意误导。截至记者发稿时,南通嘉禾与如皋经开区尚无最新回应。

王晓麟。

新京报:在4月底举报发生后,南通嘉禾从支持到目前对立的转变,你认为是为什么?

王晓麟:股东的矛盾不是一时发生的,而是由来已久。

新京报:为何这么说?在乔宇东举报后,南通嘉禾找你做了什么?

王晓麟:合资的时候,我和赛麟先生对如皋讲的很清楚,我们提供所有车型的设计,但我们没有钱来建厂,这是如皋方面要投资的。在合资协议里,他们投资30亿元入股,提供三年40亿流动资金保障,并贴息不超过3%,但后来因为我们的车型评估是66.58个亿,30亿的话占股不到三分之一,重大决策时没有否决权。后来他们将协议里的股权投资增加到33.42亿元,超过三分之一,拥有重大事项决策一票否决权。

但后来40个亿的流动资金并没有提供,过去这三年多我和公司的融资顾问多次带来了股权和债权投资,但是都被南通嘉禾以各种理由拒绝。现在看来,南通嘉禾是早有打算的。举例来说,湖南白云股权投入了2.1个亿,南通嘉禾一直拖着不办股权变更,因为一旦变更了,南通嘉禾的股权就稀释到不足三分之一了,就会失去一票否决权。我们融资顾问几次提供利率6.5%-8.5%的贷款,也被南通嘉禾以各种理由否决,最后我们不得不以10%-12%的利率从南通嘉禾手里贷款,而且还要求拿外资股权来抵押,我对此一直是反对的。后来因SUV要开模,My car(迈迈)要生产上市、员工要发工资,我们只能拿股权抵押从南通嘉禾高息贷款二十多亿元。

我们融资也因为国资的原因融不来,这并不是真正意义的融不来,我们的融资顾问公司多次带着第三方投资来,但是所有的投资方案都被如皋否决了,其实矛盾由来已久,只是现在爆发了。

我们从江苏如皋贷款,按照合资协议他们需要给三年贴息,两年25亿元3%的贴息粗算是1.5亿元;此外合资协议里也提到作为对我们的支持,也会给我们土地补贴,我们买了957亩地,大约有1.5亿元的土地补偿金。1.5亿元的贴息加上1.5亿元的土地补偿金共3亿元没有给我们。

乔宇东事件在网络爆发后,作为股东,南通嘉禾要求我们提前还贷,但此时才两年的时间,并没有达到三年的期限,南通嘉禾以此为由冻结了公司的所有资产,导致公司无法运营。

对于乔宇东的举报,南通嘉禾原来调查过,乔宇东的举报全部是子虚乌有,南通嘉禾也发了声明,表示没有发现乔宇东的举报事项。南通嘉禾5月29号晚上到上海办公室,要求公司管理层交出公章,因为这完全没有法律依据,被我拒绝,对方说这是工作组的要求,我说工作组也要依法办事;我提议召开股东大会进行投票,但后来没有进行。之后,南通嘉禾和开发区对我的态度就完全改变了。事实摆在那,只要是依法办事,这个案子最后一定是我赢。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王琳琳 编辑 赵泽 校对 李世辉

聚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