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 2020-10-01

全球唯一顶级车展来袭,云徙科技成为造车新势力?

原标题:全球唯一顶级车展来袭,云徙科技成为造车新势力?

2020年9月26日到10月5日,疫情下全球唯一的顶级车展——2020(第十六届)北京国际汽车展览会在北京开展。本次车展是在全球疫情对汽车市场巨大冲击下开幕的,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数据,尽管8月以来国民经济开始恢复,今年1-8月我国汽车产销量下降整体收窄到10%以内,但1月到3月的汽车产销同比下降高达45.2%和42.4%,国内汽车产业和消费信心的完全恢复尚需一段时间。

进入2020年,中国市场的车企们面临着艰难的选择。一是汽车市场全面进入了后竞争时代,中国汽车市场在由增量市场转变为存量市场,车后市场成为产业焦点,但汽车用户的黏性不够;二是疫情对新车销售打击巨大,即使疫情后开始复苏,也迫使整个汽车市场加速进入车后服务的后竞争时代。所谓汽车后市场,即指消费者购买汽车后的一切服务。由产品销售而扩展到基于互联网和数字平台的创新服务收入,汽车行业加速进入数字化转型期。

在汽车行业加速进入后疫情、后竞争时代,即使是最保守的整车厂商也开始加速数字化转型,纷纷上马数字化转型的“新基建”——数字中台。作为数字中台软件商和服务运营商,云徙科技成为本次车展的幕后造车新势力,正应运了疫情后数字经济大发展的趋势。最新亮相的东风集团岚图汽车、造车新势力威马汽车与爱驰汽车以及福特电动汽车BEV、上汽乘用车等,纷纷现身9月25日的2020云徙数字创新年会。

那么,一家数字中台软件商,为何能成为幕后的造车新势力?

车企的集体数字化“觉醒”

对于中国的汽车行业来说,2018年到2020年上半年是一个阶段性拐点。2018年,中国汽车市场出现了自1999年以来的28年来首次负增长;而2019年,中国汽车销量进一步深度下滑,不仅同比下降8.2%,降幅更比上年扩大5.4个百分点。2020年1月到3月的汽车产销同比下降触目惊心,而特斯拉汽车在疫情期间的市值飞涨,今年新上市的小鹏汽车和理想汽车以及已上市的蔚来汽车的市值高企,带来了传统汽车厂商的一场集体数字化“觉醒”。

云徙科技汽车事业部负责人邓通表示:2018年之前的中国汽车行业属于卖方市场,主机厂商主要以生产制造、供应链管理和渠道建设管理为主,汽车销售主要通过各种经销商、4S店、合作门店等,并不直接接触最终消费者;2018年开始,汽车产品同质化严重,整体市场由增量转为存量,汽车品牌开始强调以消费者为核心的营销重组,特别是以线上数字化营销为主的数字化转型,而传统销售渠道开始转为线下辅助消费者体验和售后服务的功能。

传统车企的业务运营是从主机厂商到经销商再到消费者的B2b2C模式,而新型的数字化运营则是从主机厂商直接触达消费者后再将数据交由经销商提供后市场服务的B2C2b模式。2020全球疫情进一步加速了车企商业模式的转换,很多车企CIO都发现在疫情中仍有较好业绩表现的企业,大多是已经完成了数字化转型、转向以互联网为基石进行品牌运营,由此导致车企纷纷踩下了数字化转型的“油门”。

2020年7月,云徙科技在由上海市汽车工程学会主办的第二届“国际汽车业信息&数字化上海论坛”上获得了“汽车数字化转型解决方案卓越奖”、在ADMIC汽车数字化&营销创新峰会上获得了“年度汽车零售创新实践者”奖。作为市场上领跑的数字双中台软件及运营服务商,上汽乘用车、长安福特、广汽丰田、宝能汽车、爱驰汽车、华人运通、岚图汽车、威马汽车等汽车厂商纷纷签约云徙科技,通过数字化实现未来的高速增长。

邓通强调,营销数字化和自动化仅仅是车企数字化转型的一部分。车企数字化转型最大的关键之处,在于将外部的消费者数据与内部的车企生产运营关联起来,打通系统与系统之间的数据“墙”以及实现业务共享,完成数据化转型与数据化运营,从而把车企的品牌从产品延伸到多样化的业务生态。车企的未来,就是将汽车品牌转换为类似苹果和小米这样的科技公司和生态平台,而数字中台就是实现车企未来的数字“新基建”。

数字中台,新势力造车

在车企数字化营销和数字化转型中,爱驰汽车是一个先行者。成立于2017年的爱驰汽车是一家国际化的新能源智能汽车公司,也是一家用户深度参与的智能出行服务公司。2019年9月,爱驰U5获得欧盟准入批准,成为第一辆真正意义上进入欧洲发达市场的中国品牌智能电动车。爱驰汽车致力于以领先的智能制造、智能产品和运营服务加速汽车产业进化,创造全新的出行生活方式。

作为造车新势力的头部品牌,爱驰汽车已实现横跨欧亚的全球化布局:在江西以工业4.0标准自建具备整车资质的数字化、智能化、柔性化超级智慧工厂,在江苏建设有电池包工厂,在德国拥有电动跑车研发中心和欧洲市场销售公司,在丹麦拥有甲醇制氢科研中心和制造基地。而在新零售方面,爱驰汽车构建了“1140”数字化体系,1个交易平台即打通自有平台与外部平台的产品与服务交易平台,1个信息化中台承载了渠道伙伴信息、用户购车信息、智能车联网以及充电服务等功能,4个数字化运营中心包括URM客户运营平台、PMS营销管理平台、UPS客户服务平台、AIEG智慧能源等,再通过用户体验平台、爱驰APP、交付中心、体验店/快闪店和服务中心等实现与用户0距离接触。

对于爱驰汽车来说,既有传统的汽车制造、供应链管理和交付的部分,也有以新零售为代表的数字营销部分,而能够打通新旧汽车业务运营体系的就是数字中台。与传统车企不同,爱驰汽车没有历史IT包袱,可以从头开始以原生方式构建全新的数字中台。在爱驰汽车整体的前台、中台和后台三层架构中,爱驰汽车规划中台架构的着眼点是在于对各条现有业务线的支撑和对各种未来新业务模式快速支持。其中,爱驰汽车在云徙科技的帮助下,将传统车企的DMS经销商管理系统进行了“伙伴化”改造,升级为全渠道运营管理平台PMS(Partner Management System),对经销商进行赋能、化渠道竞争“对手”为“伙伴”。

PMS中台建成后,为爱驰汽车进行了从生产到销售的全流程赋能,做到线上线下一体化融合,打造购车链路的全数据记录,主机厂商可以将业务能力进行串联组合、灵活编排,以便更快捷支撑新业务需求。在PMS的基础之上,爱驰汽车销售公司副总经理林木在2020云徙数字创新年会上介绍,接下来爱驰汽车的数字化方向之一就是C2M定制化。爱驰汽车的C2M,让消费者的订单信息数据直达销售、物流、计划层,然后将信息直接反馈至消费者,例如当消费者到店里问什么时候可以拿到车子时,马上可以获知约45天以后,并在APP上可以看到所订车辆当前位置,包括是在焊装、涂装还是总装的工位上等。

在数字中台方面,爱驰汽车选择与云徙科技合作。爱驰汽车的中台策略是希望以不变应万变,即当面临未来业务的调整变化时,能够用最快的方式进行迭代,在保持整体框架的同时改变各种业务组件和数据交换,爱驰汽车创始团队成员、技术总监杭瑜峰认为这是中台真正的意义所在。而云徙科技的“数舰”数字中台则可以满足爱驰汽车的多方面需求,特别是云徙科技推出的软件定义数字中台是专门针对企业业务未来变化而推出的创新技术,体现了云徙科技中台以不变应万变的观点。

车企数字中台方法论

正如爱驰汽车的选择一样,汽车企业数字化转型是一个着眼于对现有业务线的支撑以及对未来新业务模式快速支持的双线并举的过程。而车企的数字化转型又非常复杂,汽车制造从研发、供应链、生产制造再到售车和服务,各条业务线都需要信息化和数字化的支持。而当前不少车企已经开始的智能汽车、互联网汽车等产品端的数字化转型,如果不能对接内部业务运营各条线形成联动效应,那这就不是真正的车企数字化转型。

邓通强调,以数字化转型为目标的车企数字中台建设,有着自己的“道法器术”。首先,“道”即是车企数字化转型以及数字中台建设的根本,这就是车企的商业模式和商业逻辑转型。未来汽车企业的新定位,是应对汽车市场产品同质化和存量客户竞争的挑战,未来车企将不再是传统造车企业,而是以汽车产品为基础,衍生车后服务市场包括出行服务等丰富的业态,车企将通过品牌重塑达到未来经营市场和消费者能力的重塑。

其次,在“术”方面,汽车产业相对于快消来说属于长链条经营,需要涵盖更多的业务链条,新车用户OTD过程就涉及到交车之前的订单、交车预约等都需要打通很多系统,包括DMS经销商管理、WMS物流运输、仓储、门店等。如果说“道”是以数字营销体系为抓手,打通供应链、生产制造和研发的整体数字化转型;那么“术”则是以数字营销为主,通过以客户为中心,形成全生命周期的客户数据运营,包括私域流量运营等,再用数据能力重塑各个业务链条,并基于中台能力为金融、保险等服务业务赋能以及实现未来生态能力的开放。

而在“法与器”方面,云徙科技提供了适合车企数字化转型和数字中台建设的方法、技术、产品和解决方案。邓通强调,即使像爱驰汽车这样的新品牌也有传统汽车业务和逻辑,车企数字化转型的能力和系统没必要从零建设,而从数据化升级改造着手,未来基于中台搭建一体化经营平台,根据业务现状梳理走以中台为基石的升级发展路径,通过3-5年IT规划进行数字化转型和数据中台落地。

在2020云徙数字创新年会上,云徙科技推出了《中台实践——数字化转型方法论与解决方案》,这是在去年《中台战略——中台建设与数字商业》基础上迭代更新推出的升级版,其中就详细介绍了爱驰汽车和长安福特建设数字中台的实践与经验。邓通在2020云徙数字创新年会汽车分论坛上强调,未来汽车行业的变化中有很多是无法预知的,而应对未知变化就需要一种持续正确的方法论,而不是暂时正确的对策,这个持续正确的方法论就是数字中台。

至于为什么云徙科技能够成为幕后的造车新势力,东风集团岚图汽车的数字营销负责人张侃在2020云徙数字创新年会汽车分论坛上畅想:如果有一天滴滴公司要给全国司机统一换车,例如目标为100万辆,那么不论哪家汽车厂商参与竞标都需要把价格压到最低,其结果不敢想象。因此,有了数字化产品和服务之后,就可以抓住用户全生命周期价值,抛弃利润最低的制造和零部件部分,因为用户无论如何都必须要采购服务包。

全文总结:后疫情时代,车企集中发力数字化转型与数字营销大趋势。在汽车行业的后疫情、后竞争时代,数字中台正在成为车企的“新基建”。基于数字中台,未来的汽车将像手机一样成为承载丰富数字服务的智能终端,而今天的车企就需要为商业逻辑大变革做好充分准备。(文/宁川)

聚合阅读